陈一新督导湖北监狱系统打好防疫保卫战

2月24日,中央指导组副组长、中央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前往湖北省监狱管理局,督导检查监狱疫情防控工作。以视频方式分别听取了武汉女子监狱、沙洋汉津监狱和湖北省未成年犯管教所的专项汇报,查看了监狱疫情防控工作,了解了当前湖北监狱战疫存在的突出问题和实际困难,实地协调解决紧缺防护物资、医护人员力量等紧迫问题。 截至2月23日,湖北监狱系统现有罪犯确诊病例323人,其中武汉女子监狱279人,沙洋汉津监狱43人,省未成年管教所未1人;现有疑似病例10人。确诊罪犯中没有死亡病例,现有重症病例5人已转入地方定点医院,其余轻症患者将转入监狱方舱医院救治。出现首例确诊病例后,即采取果断措施转移非密切接触罪犯,目前扩散势头基本得到遏制。 当前,湖北全省监狱对干警进行封闭执勤,对监所实行封闭管理,开展排查筛查,全力开展救治,进行隔离观察,抢建监狱方舱医院,严肃追责问责,对20余名相关人员给予党纪政纪处分,其中武汉女子监狱党委书记、监狱长被免职,1人被立案调查。 陈一新强调,要深入学习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一系列重要指示精神特别是关于监狱疫情防控工作的重要指示精神,充分认识监狱疫情防控工作的特殊性、复杂性、艰巨性,不麻痹、不厌战、不侥幸、不松劲,堵塞管理漏洞,加强防控措施,发挥政法职能,加强战时纪律,对担当尽责大力褒奖,对失职渎职严肃问责,对当“逃兵”的就地免职。 陈一新要求对加强政法系统特别是监狱疫情防控工作要做到“五个到位”。长安君一一介绍。 思想认识要提升到位 习近平总书记高度重视政法系统疫情防控工作,专门对监狱疫情防控工作作出重要指示批示。郭声琨同志多次作出批示,并主持召开会议作出部署、提出明确具体的防控要求。要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落实郭声琨同志要求,真正提高政治站位,把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做到“两个维护”体现到疫情防控的实际行动上。 ——深刻认识特殊性。监狱作为特殊的封闭关押场所,罪犯高度集中、难以分散,一旦发生疫情极有可能速速蔓延。监狱疫情防控上的任何一点小疏忽,都可能造成全局的重大损失。 ——深刻认识复杂性。监狱作为国家的刑罚执行机关,发生聚集性感染事件,影响极为恶劣,别有用心之人借机污蔑抹黑、造谣生事,对打好疫情防控阻击战形成干扰。 ——深刻认识艰巨性。当前,全国监狱疫情防控工作总体平稳可控。湖北省监狱防控形势不容乐观,近日新增确诊患者均为两位数,阻断监狱疫情的任务还十分艰巨,需要采取非常之举、拿出战时之策、付出更大努力。 疫情管理漏洞要堵塞到位 今年1月25日,司法部就部署了全国监狱系统全封闭管理,要求落实“三个14天”执勤模式。这次山东、湖北、浙江等省监狱在2月10日之后出现罪犯聚集性感染,说明之前工作还存在明显不足。要对监狱疫情管理中可能存在的风险隐患进行全面深入排查,抓紧补短板、堵漏洞,特别是目前尚未发生疫情的监狱也要全面排查,建立疫情防控的严密防线,坚决把疫情封堵在“大墙”之外。 ——要把好门。强化战时措施,对监狱全面实行封闭管理,加强监狱大门和外围警戒,严格落实人员、车辆等进出规定,所有进入人员都要进行体检,看死把牢入口关。 ——要看好人。对密切接触的罪犯要采取专门隔离、转押隔离等举措,阻断传染可能。对其他罪犯要全面落实筛查甄别、消毒防护等卫生防疫措施。对新收监人员要一律单独关押,查明来源轨迹、执行体温检查,有条件的地方可以增加核酸检测和CT检查。 ——要治好病。对确诊罪犯,要优先选择在具备条件的监狱医疗机构进行救治,对5名确诊重症患者要送定点医院抢救救治。确诊轻症患者要全部收入监狱内方舱医院救治,疑似患者要隔离检测,密切接触者要集中隔离观察,对于不具备条件的监狱,要及时协调有关部门送至指定的社会定点医疗机构进行救治,力争“零死亡”。 湖北监狱系统要全面扩大排查范围;领导干部要层层靠前指挥,监狱封闭时有主要领导在监内指挥管理;没有疫情的监狱要加强管理,绝不能再出现输入型病例;要深入研究在隔离、治疗期间刑满释放人员的安置工作,依法释放、依法防疫。 防控措施要执行到位 ——要落实防疫要求。各级政法机关要按照地方联防联控机制的要求,加强对外窗口单位安全管理和卫生防疫,落实执法办案场所、办公区域、公务用车全面消毒措施,严防发生聚集性疫情。要严格执行疫情防控“日报告”、“零报告”制度,全面掌握干警及其亲属的健康状况、生活轨迹,及时隔离检测涉疫人员,确保防控无盲区、无死角。 ——要加强安全防护。畅通政法机关与当地疫情联防联控机制领导小组的沟通机制,想法设法解决防护装备,为一线工作人员提供必要保障。对需要频繁接触确诊、疑似患者或执行监守隔离人员任务的干警,要按需提供高标准防护,让他们安心履职。 ——要细化关爱措施。要科学合理安排一线工作人员的任务,确保力量轮换、人员轮休。对已经连续战斗多日的基层政法干警、综治力量,要强制休息,尽量避免因病减员。对已经感染的干警和干部职工,要尽快就医治疗,加强对家属的日常生活保障和心理支持,最大限度解除后顾之忧。 政法职能作用要发挥到位 疫情防控是一场遭遇战、阻击战,更是一场合成战、整体战。各级党委政法委和政法各单位要增强大局意识、全局观念,充分发挥政法综治职能作用,最大限度调动政法综治资源力量,夺取疫情防控斗争的全面胜利。 ——党委政法委要统筹协调。各级党委政法委要在各地党委统一领导下,依托平安建设协调机制,统筹调度政法各单位疫情防控工作,推动各有关职能部门密切配合、联防联控,形成整体合力。 ——政法机关要冲锋在前。各级政法机关要认真执行党委统一部署,发挥火线上的中流砥柱作用,做好日常执法司法、有关人员监管隔离、医疗场所安全保卫、矛盾纠纷排查化解、涉疫舆情引导管控等工作,切实社会稳定,为打好湖北保卫战、武汉保卫战创造良好环境。 ——人民群众要充分发动。要广泛发动网格员、专职巡防人员、平安志愿者等群防群治力量共克时艰,共同打好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 战时纪律责任要落实到位 要各级党委政法委、政法各单位要坚决扛起主体责任,从一把手抓起,一级抓一级,层层抓落实,做到守土尽责。牢记“军中无戏言”,切实以铁规铁纪实现决战决胜。 ——要严格执行战时纪律,对担当尽责、表现优秀的大力褒奖、大胆使用,对不担当不作为、失职渎职的严肃问责,对紧要关头当“逃兵”的就地免职。 ——要坚决纠正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做法,让广大基层干警把更多精力投入到疫情防控工作之中。 ——要深入一线加强指导督促,帮助解决实际困难,确保各项防控工作抓实、抓细、抓落地。 【编辑:黄钰涵】

逆行,赴武汉救死扶伤

“武汉,我魂牵梦绕的地方……”2月15日早上5点,王海英从武汉江岸区塔子湖体育中心方舱医院回到驻地,结束了自己在疫区的第一班岗,她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起身在笔记本上写下了这段话。 48岁的王海英是天津市蓟州区人民医院的一名心内科大夫,也是天津第五批驰援湖北省医疗救治队的队员,之前从未去过武汉的她对这座城市却一点都不陌生,它是丈夫口中经常提及的“第二故乡”,也是她做梦都想去看一看的地方。 “20年前我和爱人刚认识,他就和我说,春天是武汉大学的樱花季,有一条路的两旁开满了樱花,一眼望不到头,去了武大你才知道什么叫花海,一辈子都忘不了,有机会一定带你去看。”王海英的丈夫秦继辉1998年毕业于武汉大学,由于工作繁忙,夫妻二人的樱花之约一直都没实现。 “没想到自己第一次来武汉,居然是因为疫情。我是内科大夫,又是很多年的党员,我心里早就准备好了。”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王海英第一时间向单位递交了请战书,但由于去年十一月她刚刚做过手术,领导担心她的身体,迟迟没有派她去武汉。 2月9日清晨,王海英得知医院要临时抽调一批驰援湖北省的医护人员,她再一次拨通了院领导的电话,希望参加,这一次她收到了报名成功的通知。丈夫对她的选择丝毫没有感到惊讶,“武汉受伤了。我自己的专业所限,目前我做不了什么,我爱人可以替我为武汉做贡献。” 当天晚上,王海英踏上了这片“在心里来过无数遍的土地”。 第二天,王海英和14名年轻的同事便开始了进入方舱医院前的准备工作,一车一车的物资和行李陆续到达,近百箱的物资,她和同事们从下午6点一直搬到夜里12点半。由于每个地区医院要求携带的物资不同,王海英他们并没有带训练用的防护服,同一组的姑娘便把其他组训练穿破的一件防护服用针线缝好,拿来练习。 “无论练多少次,当你真的走进‘红区’,面对病人,感觉还是不一样。”塔子湖体育中心方舱医院一共有1000张床位,穿上厚重的防护服,进病区没多久护目镜便全是水雾,套上纸尿裤,王海英开始工作。 在一次次查房、与病人沟通的过程中,王海英渐渐适应了这里的工作节奏,“随着和病人相处的时间变长,现在如果有一天没上班,心里还会惦记他们,就像在天津的医院查房一样。”王海英和许多病人处成了朋友,得知有病人需要生活用品,就把自己带来的拿给他们用。 在每天繁忙的工作中,王海英始终没有忘记与丈夫的樱花之约。“大武汉,大武汉,我丈夫总是这么叫,他觉得这座城市让他感觉到骄傲,当我站在这座城市,救治这里的人,我觉得我圆了我们两个人的一个梦。”王海英说,她和14位同事已经约好,等到疫情过去,一定要带着家人去武大看樱花。 【编辑:黄钰涵】

停摆的剧组:制片人每天睁眼就要计算停工损失

90后演员洪浚嘉,自从年前回到老家过年,至今还在家里晒太阳。他盘了下手头的工作表,总结出4个字,“有出无进”。“《人民的正义》年前刚刚杀青,原计划4月完工、正在拍摄中的《玉昭令》停工了,已经谈好角色、年后要开拍的《雷霆令》延后……” 北京演员武笑羽参演《危机先生》,戏份原本2月11日就能结束。她在家过完年,1月27日回到成都刚拍了一天,1月28日,剧组停工。为了能随时复工,连同主演黄晓明在内的300多名演职人员,都在酒店原地待命。 在横店,如果没有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清落》最迟不会晚于3月25日杀青;如今,拍摄进行到三分之一,停工。“整个剧组有260-300人,停工后离开了100多人,留下来的人我要管吃管住。”《清落》制片人陈益韬说。 在桂林,《谢谢让我遇见你》去年12月16日开机,拍了一个多月,1月28日主动停工。制片人刘一说:“从来没发生过这么长时间的停工。2月是没有希望了,最乐观的是3月。” 有人在微博上做了“待复工剧集”的不完全统计:《大江大河2》《有翡》《青簪行》《谢谢你医生》《亲爱的自己》《亲爱的戎装》《你微笑时很美》《我就是这般女子》《一起深呼吸》《传家》《涩女郎》《危机先生》《小女霓裳》《玉昭令》《雪中悍刀行》《我的小确幸》…… 因为疫情,向来争分夺秒赶进度的影视剧组,时钟骤停。 2月1日,中国广播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电视制片委员会和演员委员会联合发布《关于新冠疫情期间停止影视剧拍摄工作的通知》,要求在疫情防控期间,所有影视制片公司、影视剧组及影视演员,应按照国家有关规定,暂停影视剧拍摄工作。 事实上,1月27日,横店影视城就发布了暂停剧组拍摄活动的通知。当时,横店共有20个剧组在拍,11个剧组、6000多人在筹备,包括《传家》《迷局破之深潜》《燃烧大地》《夜凜神探》《清落》等。 面对骤然停工,陈益韬曾发微博称,要保障剧组人员近200人的餐饮、住宿等日常支出,“一天亏50万元,不知道多久能重新拍摄”。另一位有两部戏在拍摄中的制片人朱文玖也对媒体表示,“我们组总共800多人,每天一睁眼就是100多万元,压力太大了。” 陈益韬说:“如果3月中下旬能复工,损失大概在100万(元)以内,还能接受,不至于关门倒闭。现在所有演员都接受了无条件延期,不和下一部戏撞档期,各方承担各自的损失。大家都互相理解,不然都没活路。” 《谢谢让我遇见你》剧组是主动停工的。“我到现在都认为,(主动停工)这个决定非常对。想想有点后怕,每一天都可能出现情况。”刘一说,“家里有做医生的亲戚,1月中旬就提醒我要小心,所以我们剧组很早就戴上了口罩。桂林当时还没有发生任何事情,想着加班加点能拍完。” 剧组原定1月24日全员吃顿年夜饭,初一放一天假,接着抓紧开工。然而,当1月23日武汉封城的消息传来,刘一和剧组核心成员开了第一次会,决定取消年夜饭,改成包饺子,各自拿回房间吃;不久,桂林出现病例,公共场所也陆续封闭不再接受拍摄,刘一开了第二次会,为了保证大家安全,同时避免整体滞留带来更大的损失,剧组决定停工,并暂时解散。 大部队解散后,留守桂林的只有制片人、导演、剪辑师等六七人,“库房、服装间都还在,我们留下来看东西,也抱着一线希望能尽快复工”。剧组之前都住在同一个酒店,这家漓江畔的酒店早已不对外营业,只保留了刘一等人的房间。距离酒店200米的一家医院,是此次疫情的定点收治医院。刘一从酒店窗户望出去,能看到医院,进出的人不多,“整个城市都很安静”。 为了节约时间和成本,剧组把之后的工作提上来做——先剪辑。这几天,刘一的生活特别简单规律:上午不用起特别早,下午和导演、剪辑师一起,看素材、看片子,有时候也捋下剧本,看看还缺哪些戏、哪些戏要改,晚上各自回房间。 疫情之下,制片人每天睁眼就要计算停工损失,而无戏可演的演员也一样焦虑。 《危机先生》剧组所住的酒店早已不接待新客人,人员出入都要戴口罩、量体温。酒店只提供早餐,不能堂食,只能打包;午餐和晚餐,剧组不允许大家叫外卖,都是统一做、统一送到房间吃。 武笑羽参演过《如果蜗牛有爱情》《正阳门下小女人》《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等热门剧,原本2月14日就要进下一个组。现在,《危机先生》延期了,下一部戏尚无开机计划。 “我是北京人,经历过2003年非典,这次一开始没太在意。一个湖北的粉丝跟我说她买不到口罩,我还给她寄了100个。后来有武汉的朋友跟我分享一手的消息……我意识到不太对……有段时间刷朋友圈,刷得我快崩溃了。”武笑羽说。 在《破冰行动》中饰演钟伟一角而崭露头角的洪浚嘉,觉得自己还算“运气”不错,至少回家了,“《玉昭令》是在横店拍的,没走的人都隔离了;我大学室友在武汉拍戏,只能在酒店待着”。 因为近来发展不错,去年秋天,洪浚嘉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在去年年底做好了今年的一些规划,“钱花出去了,等着收入来cover(覆盖支出)”。“现在我在家啥都不干,睁眼就是员工工资、房租……一个月8万-10万(元)的支出少不了。本来年前还有一笔给工作室的投资,就差最后一步签合同。想着过完年再说,但现在估计对方也需要现金流,就没下文了……” 洪浚嘉说:“演员也分头部、腰部、腿部,我可能算腰部,还有点存款,还可以活下去,那腿部演员怎么办?横店说要复工,有人不理解,觉得不是国计民生必需品,着什么急?其实演员是最不急的,一时半会饿不死。但剧组停工,幕后工作人员就是零收入。复工都是为了养家糊口。” “去年大家说影视业寒冬,行业大洗牌,现在涟漪好不容易平静下来,咚,投进去一块大石头,又要洗掉一批。没签约的演员没着落,签了的演员也害怕——在不可抗力的条款下,解约随时可能发生。”尽管着急,但对复工,洪浚嘉是既期待又害怕,“疫情还不明朗,现在让我复工,我是不敢的。工作人员可以戴口罩,演员拍戏又不能戴。” 2月10日,横店影视城发布复工指导意见,规定复工时间原则上不得早于2月12日24时,需经审批备案。 听说能复工,《清落》剧组的演职人员已经全部回来,但复工依然不易。从2月13日开始能优先复工的,要求剧组成员必须春节期间没离开过本地。如果是从外地回横店的人员,就由专门的车接送到专门的酒店,先隔离14天再说。 《清落》剧组的管理非常严格,除了同房间的两个人,其他所有人都通过“云视频”联系;送餐送水到房间,楼层之间都是隔离的。陈益韬说:“横店规定,要先在网上参加实名制的考试,单选题多选题判断题,剧组全体人员都考到100分,才能递交复工申请。” 今年上半年,陈益韬原本还有3部戏在筹备中,现在全部停滞,“比起工作,我更担心疫情,大不了上半年不拍了。公司人力成本一个月在80万元左右,员工不上班我也得发工资,估计能撑半年”。 从2月14日起,《危机先生》剧组部分复工,在棚内拍摄。《谢谢让我遇见你》由于需要在公共场所拍摄,且人员已经解散,复工暂无时间表。刘一说:“最大的损失是项目的延后。本来这会儿快杀青了,Q2或Q3(第二或第三季度)就能上。对我们小公司来说,一个项目赶着一个项目,肯定有损失,但平台方和资方也理解。” 剧组停工,裹挟在其中的人们,日程表也不得不随之慢了下来,很多人多年来难得有“闲”思考一些东西。 武笑羽的房间在酒店的高层,能看到不远处的一条小河,“这两天河边开始有散步的人,还有车开过”;还有一片居民楼,“每到晚上六、七点,每家的窗户都有灯光透出,感觉有点温馨,也有点疼”,“等疫情结束了,我就想照常工作、生活,珍惜平凡的每一天”。 洪浚嘉说:“我有两个最大的感受,第一,手里一定要有现金流;第二,珍惜生活。好多事没做,我以后还可以做,但有的人可能再也没机会做了。” 陈益韬说:“从个人角度,我工作很忙,全国各地飞,以后我想回归家庭,多和家人在一起;从公司角度,我以前希望能越做越大,以后也许不再刻意追求大制作,更关注细分领域和新人新作,以前以甜宠剧为主,以后也会更关注人文情怀和现实主义。” 过年期间还有些阴冷,桂林这两天已经有了春天的感觉,天晴了,也暖和了。“经历这一次,以后再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困难。这个行业还是很团结的,没有出现让我寒心的事情。我始终不认为这是寒冬,都是可以过去的。”刘一说。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蒋肖斌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黄钰涵】